北京十一选五近200期走势图
歡迎您登陸武義縣政協網! 設為首頁  |   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首頁 >建言獻策>視察調研>>正文內容
來源:   作者:縣政協 李國旗   發布日期:2017年01月23日   字號:[][][]

 

 

在縣委在十三屆十四次全會上,縣委明確提出:到2020年,確保實現“四翻番”目標,綜合實力進入全省第二方陣中游位次,與省市同步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。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不僅要求農村、城市人口達到小康水平,還要求在保障體系上實現高水平。近年來,我縣以“欠發達地區鄉鎮奔小康”、“低收入農戶奔小康工程”、“低收入農戶收入倍增計劃工程”等活動為抓手,通過“產業開發、下山脫貧、技能培訓、社會關愛、金融服務”等幫扶措施,特別是2015年實施的精準扶貧,全面消除農村家庭人均收入4600元以下貧困現象,我縣的農村貧困人口社會保障工作取得了明顯的成效。但是,由于農村人口眾多、財政資金壓力大、鄉村發展不平衡、管理體制不理順等原因,我縣的農村貧困人口社會保障依然還存在著一定的問題,嚴重制約著我縣與省市同步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。針對我縣農村貧困人口社會保障現狀及存在問題,本文提出了一些建設性的意見,供縣委、縣政府決策參考。
一、我縣農村貧困人口社會保障的現狀
(一)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貧困現象全面消除。我縣十分重視農村貧困人口脫貧工作。2015年12月,我縣專門組織各鄉鎮(街道)轄區內的省、市、縣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對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貧困人口脫貧情況進行視察核查。根據核查統計,全縣18個鄉鎮(街道)和溫泉度假區的544個村,6433戶9594人,填寫調查表6433份,完成率100%,全縣已全面消除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的絕對貧困現象,完成上級黨委政府下達的任務。
(二)初步建立農村生活保障體系。2015年以來,我縣緊緊圍繞省委省政府“不把絕對貧困現象帶入十三五”的決策部署,堅持“一戶一策一干部”原則實施精準扶貧。按照“應保盡保、分類施保”的原則,對農村無兒無女的孤寡老人納入救助的五保戶,對農村中因殘、因病等因素導致的貧困戶建立低保補助制度。截至2015年度,全縣共納入低保、五保幫扶4690戶6733人,納入殘保幫扶690戶690人,產業、就業、金融幫扶53戶129人,助困幫扶77戶143人,其他幫扶47戶49人。
(三)著力推行農村社會保險、醫療衛生保障。不斷增加社會養老保險參保面,切實保障失地農民生活,從土地征償費中設立專項資金為失地農民辦理養老保險,2016年,縣政府共為14420位失地農民辦理了養老保險(其中轉職工基本養老保險8758人)。著力推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和大病醫療救助制度,全縣參加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的農民達到268684人。2015年,全縣大病保險享受7801人次,共支付大病保險基金1291.99萬元。經過多年的發展,特別是近年來的“雙下沉、兩提升”工作,我縣已基本形成以縣為中心,以鎮為紐帶,以村為基礎的疾病防控體系。
(四)逐步健全農村教育保障體系。加大貧困學生的教育費用減免幅度,對農村中小學生減免部分學雜費,對特困生發放助學券,免費提供基本學習用品,同時積極爭取社會資助,利用社會資源解決貧困生的上學問題。2015年,我縣資助學前教育貧困幼兒269人次,資助金額16.14萬元;全縣低收入農戶子女入學教育扶持資助1702人次,資助金額81.8萬元;義務教育階段享受營養改善計劃8585人次,資助金額429.25萬元;高中段國家助學金1644人次,資助金額164.4萬元,226人次免學費免代管費,計27.731萬元;職業高中學生全部免學費,1462人次享受國家助學金146.2萬元。
(五)下山脫貧成為全國樣板。1993年,我縣開始推行“下山脫貧、異地發展”的扶貧工作。截至目前,已有415個村16692戶50610人完成異地搬遷,搬遷的村莊與人口占全縣自然村總數的1/3、總人口的1/6。該成功案例先后得到習近平、汪洋等國家領導人的批示肯定,并被納入《可持續發展之路——中國10年》畫冊,先后作為2002年世界可持續發展首腦會議、2004年全球扶貧大會的交流材料。
(六)金融支持產業發展帶動農民增收。實現扶貧小額農貸貼息208萬元,成立28家村級資金互助會。縣財政每年籌措300余萬元用于農村勞動力技能培訓,每年培訓下山農民1萬余人次。2015年,全縣共發放來料加工以獎代補資金100.94萬元,實現來料加工收入4.45億元。全縣現有來料加工點2139個,從業人員3.9萬人,帶動低收入農戶1542人,人均來料加工費收入1.1萬元,低收入農戶集中村和下山脫貧搬遷小區實現了來料加工點全覆蓋。
二、農村社會保障中存在的問題
(一)體制機制不夠健全
農村貧困人口社會保障工作面廣、內容繁雜,工作涉及農辦、教育、民政、財政、社保、農業、衛計、婦聯、殘聯等多家部門,由于缺乏統一的平臺,導致多頭管理,各自為政。各相關部門都從各自職能角度出發,劃定保障標準,制定保障政策,部門之間權責不清,相互推諉,數據信息不能共享,導致部門政策之間銜接性不夠,缺乏制度的整體性和系統性,農村貧困人口難以便捷的享受到政策紅利。
(二)保障體系還不夠健全
目前,我縣農村最低生活保障的標準仍然處于較低水平,低保享受納入與退出機制仍不夠順暢,“人情保”、“關系保”還一定程度的存在,有些低保戶有“等、靠、要”的想法,產生“養懶漢”現象,致使“應保盡保”受到影響。部分低保邊緣戶和支出型貧困人口,無法納入“低保戶”,而自身經濟能力又不強,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、醫療保險制度、養老保險制度的現狀從各方面看都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,這嚴重制約了農村社會保障工作的發展。同時,農村大病醫療救助制度仍顯不足,重大疾病、特殊病、罕見病患者自負部分負擔重、壓力大,因病致貧返貧現象仍較為突出。
(三)保障資金壓力較大
加強農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需要強有力的資金支撐,資金主要來源于三大塊,分別是農民個人、縣財政補助和村級集體資金的支持。從農民這個群體看,除困難戶外,大多數農民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投入到自己的社會保障。資金壓力主要是財政壓力和村級集體資金的壓力,如果財政和集體資金投入不足,不能發揮導向作用,則勢必影響農民投入的積極性,影響整個農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進程。根據縣財政數據顯示,2015年12月我縣僅低保資金就支出182.5萬元,同比增長101.43萬元,預計2016年全年低保資金支出將超3000萬元以上,我縣作為原來的26個欠發達縣市之一,財政基礎薄弱,資金壓力較大。
(四)產業扶貧遭遇瓶頸制約
由于初期的農村產業扶貧多為勞動密集型,從業人員隊伍素質、職業技能、思想理念都相對低下,從業人員趨向老齡化,隨著農村新一代逐步向城鎮就業靠攏,農村的來料加工、觀光旅游、鄉村精品民宿等產業都遭遇人才瓶頸。同時,我縣農家樂、鄉村旅游、精品民宿等農村支柱產業,在發展過程中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用地政策、消防審批、食品安全等方面制約,嚴重制約著農民脫貧致富。
(五)農民的失業風險正在產生并加劇
農民失業風險的產生與加劇,成因有三:一是耕地少,大部分農業勞動力的大部分時間處于閑置狀態,并難以向非農部門轉移;二是由于市場風險和自然災害等,土地收益難以維持基本生活;三是完全脫離土地的農民和家庭增多。事實表明,農民所特有的土地保障功能正在弱化,這乃是農民失業風險產生與加劇的根源所在,也是部分農民生活缺乏保障的原因。
三、進一步完善農村社會保障制度的建議與對策
(一)加強組織領導,健全體制機制
要強化農村社會保障“一盤棋”思想,整合現有各部門農村社會保障相關職能,建立全縣社會保障工作協調機構或聯席會議,配備專職工作人員,專門負責我縣農村社會保障相關的養老、醫療、失業、社會救助等工作,摸清我縣貧困人口基數和有關情況,為農村社會保障工作奠定基礎。建立農村貧困人口“社會保障和救助統一數據平臺”,完善農村貧困人口基礎信息數據,在為政府和相關部門提供資金運行狀態、保障對象管理等情況的基礎上,又能實現社會保障和救助信息資源共享互通的“互聯網+”的社會保障模式。建立低保戶分類管理機制,借鑒南京市浦口區“紅黃綠”三色分類監管制度,建立“低保戶”動態管理標準化工作機制,實現低保戶納入和退出常態化管理。
(二)擴大社保覆蓋面,全面推進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
針對我縣農村社會保障水平較低且覆蓋面較窄的現實,要通過各種形式大力宣傳農村社會養老保險政策,引導農村居民普遍參保,最終基本實現對農村適齡村民的全覆蓋。建議建立多層次、相互銜接轉移的城鄉養老保險關系和基金轉移銜接機制,逐步實現“城鄉居民養老保險”一體化。要進一步擴大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,借鑒國外農村養老保險的先進模式,拓展農村社會養老的思路,建立多元化、多層次的農村養老模式。
(三)提高保障水平,促進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可持續發展
保持對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的轉移支付力度,引導更多的資金進入新農合。在合理確定報銷比例的基礎上,逐步提高農村醫療保障水平。擴大支付范圍和限額,在條件成熟和經濟允許的情況下,逐步向城鎮基本醫療保險制度過渡,實現城鄉統一。
要不斷整合城鄉衛生資源,建立健全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服務網絡,重點辦好縣級醫院,逐步推進鄉鎮衛生院標準化建設和規范化管理,支持村衛生室建設,向農民提供安全價廉的基本醫療服務。妥善解決鄉村醫生補貼。大力推進“雙下沉、兩提升”長效機制建設,完善城市醫師支援農村制度,通過不斷完善醫療保障,使農民得到優質、低廉、便捷有效的醫療服務,讓農民群眾真正享受到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的優越性。
(四)健全社會救助體系,不斷提高救助標準
要實行政府救助與社會救助相結合,積極培育民間公益性社會救助組織發展,實現社會救助主體的多元化。探索建立多元籌資體制,擴大救助資金的來源渠道。對企業和個人用于社會救助的捐資要給予稅收政策優惠。對企業和個人捐助設立的民間救助基金,由基金管理機構自行管理。政府也可以向民間救助基金注入一定的資金,共同參與救助基金的管理,確保救助資金規范運作、服務社會。
整合現有救助資源,規范農村社會的救助管理。圍繞現有的農村救災、低保、五保、特困戶補助、醫療救助、計劃生育家庭等制度性救助項目,以及臨時幫困、送溫暖等各種臨時應急性救助項目,適當加以整合歸并,使整體制度更加簡約和易于操作。建議取消農村五保、特困戶救助以及各種臨時性、應急性救助項目,用統一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取而代之;將醫療救助并入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;繼續保留災民救助項目和計劃生育獎勵政策,基本建立起新型社會救助體系,擴大保障范圍,形成正常增長機制,適時提高救助標準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作為一種解決貧困問題的補救機制,是社會保障體系中的最后一道“安全網”,其意義和作用十分重要。標準應參照我縣農村居民維持最低生活所需要的基本支出來確定。
(五)繼續做好產業扶貧工作,強化農村自我造血功能
要依托我縣得天獨厚的生態稟賦,充分發揮稻米、茶葉、蜜梨、高山蔬菜、茭白、食用菌、宣蓮等傳統優勢產業,大力培育專業合作社、家庭農場、農業龍頭企業等農業主體,通過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模式,發展綠色、無公害、有機農業,帶動更多的農民增加收入,推進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。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,促進農產品的市場營銷。加大對農村電商的支持力度。繼續做好來料加工、農村富余勞動力的轉移培訓、超市經濟的轉型扶持工作。
要按照“傳統產業特色化、新興產業精品化”的思路,繼續打響農業有機品牌,積極探索創意農業,在發展休閑農業觀光業中尋找生態農業撬動綠色經濟的新支點。要做好農家樂、精品民宿的開發與規范工作,做好光伏能源扶貧工作。通過農村自身的發展,幫助貧困人口脫貧致富。
(六)總結經驗,穩定政策,逐步建立城鄉一體化的社會保障體系
農村社會保障應從實際出發,因地制宜,積極穩妥,不搞“一刀切”,不搞“一哄起”。要深入調查研究,總結經驗,用科學的方法,實事求是的態度,發現和解決實際問題;穩定相關政策,防止政策波動,影響群眾積極性;堅持低起點、低標準,以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生活為目標,采取從實際出發,量力而行、積極引導、逐步推廣的方法,培育農民的正確認識,穩步推進農村社會保障事業的健康發展。
在農村社會保障滯后于城市、城鄉收入差距很大的情況下,應盡快扭轉社會保障財政支出的城市偏向,加大對農村社會保障的投入。農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的最終目標是要按照統籌城鄉發展的要求,逐步改變二元經濟結構下城鄉保障制度差別過大、城鄉勞動者的境遇很不平等的狀況。要按照城鄉社會保障項目基本一致、資金管理原則基本一致、規定互相銜接、政策法規基本一致的要求,加快建立健全農村社會養老保險、醫療保險、社會救助、社會福利制度,逐步實現城鄉社會保障的接軌,最終建立起城鄉一體化的社會保障體系。
北京十一选五近200期走势图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7m篮球比分直播网 体球网即时指数 黑龙江p62 雪缘棒球比分 黑龙江6+1 电竞竞猜注册送 华东15选5 日本麻将游戏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